朱雨玲:期望自身一场球不输 做好被依靠的预备

朱雨玲:期望自身一场球不输 做好被依靠的预备

在雅加达亚运会中,朱雨玲只参加女团一项比赛,“但是她身上的责任很重大。”李隼说,“绝不能因为有队友一起扛,就放松了心态。”朱雨玲在亚运会团体赛中的任务很明确,带动团队的氛围,冲锋陷阵,李隼给朱雨玲总结了一下,“就是要压得住阵。”

 
 正在中山进行封闭训练的女队员们每个人都练习得好认真!针对亚运会报名名单,主教练孔令辉解读说,不参加亚运会项目的李晓霞将在北京适应新球训练,为世界杯单打比赛做准备;丁宁将作为团体赛队内核心参加亚运会,团体赛后她也将提前回国适应新球;刘诗雯的膝盖因为打了封闭针而做了很久康复训练,目前状态已经接近痊愈;朱雨玲在这次封闭训练中才真正感受到比赛的压力,但她仍然能很快消化;陈梦练得越来越好,已经能从之前的纠结中摆脱,团体赛里队伍也将给她更多的机会;武杨一如既往地勤恳训练,在会诊时队伍对她提出一些技术的改革计划,武杨实施得非常好,在不久前的队内比赛中打了第一名。

世界杯团体赛决赛即将开始,朱雨玲和丁宁、刘诗雯一起在球场外做候场,这是朱雨玲第一次在团体比赛中担任中国队1号。

图片 1

 
 本次在中山的封闭训练,女队用了多种训练手段,包括在训练场中播放比赛时的加油声,实施干扰模拟,除此之外,每个队员有自己的备战“秘密武器”。

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要为中国队“冲锋陷阵”的感觉,朱雨玲很兴奋,“咱们这场球拼了!”她自言自语地说。丁宁听见了,冲朱雨玲点点头说:“必须得拼,保是保不住的。”这句话让朱雨玲又更兴奋了一些。接着三个队员互相击掌,王曼昱和陈幸同也来了,“加油!”她们一边和三位师姐击掌一边喊。手掌之间每碰撞一次,朱雨玲都在心里默念一遍,“上场就磕了!”

  韩国公开赛夺冠后,朱雨玲马上踏入封闭训练的节奏中。朱雨玲自己也非常清楚地明白,亚运会虽然只参加一个项目,但一直要让自己保持危机意识。“怕自己思想上会放松,觉得努一下就行了。其实人更要崩起来,比上一届打好几项还要集中。”

图片 2

丁宁/刘诗雯3比1战胜伊藤美诚/早田姬娜后,朱雨玲上场了,对面是老对手石川佳纯。之前看日本队和朝鲜队的半决赛,石川佳纯3比0战胜金宋依时,一向对打削球有自信的朱雨玲还感慨道:“石川又涨球了,这场削球打得比我还好。”决赛对阵“涨球”了的对手,朱雨玲心里想着前一天晚上准备会上讲的细节。

  朱雨玲知道,她在比赛中将面临的是被对方拼得很凶的情况,因此在集训中,心理建设要做到位。“上一届亚运会丁宁只打一项团体赛,在决赛里输给了福原爱,她离开亚运村的时候是我送她一起出来,当时我感觉她非常失落和自责,那个场景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”朱雨玲说,能力越强承担的责任就越多,随之带来的压力也会越大,“我身上有压力,但我不希望自己被压垮,有多大压力就用多大的力量去转换为动力,这种感觉是最好的。”

图片 3

准备会开得太细致了,细致到决赛里石川佳纯打过来的球都在朱雨玲的预料之中。朱雨玲越打越觉得“惊喜”,人也越打越放松,第三局10:7领先的时候,对方要了个暂停。“这个球就发她那里。”李隼布置战术时坚决地说。上场后朱雨玲严格执行了教练的战术,赢下来的一瞬间,朱雨玲回头冲李隼挥着拳头喊了一声,李隼和队友们也在高举着双拳和她一起庆祝。“这就是我渴望很久的比赛,我准备好了,也做到了。”朱雨玲知道从里约奥运周期开始,队伍就给她很多锻炼的机会,亚洲锦标赛和世界杯团体赛都派她在决赛中出过场,她在这个过程中也逐渐做好了承担重任的准备。

  说起自己在队伍中的新角色和新担当,朱雨玲笑着说:“我只是参加大赛的经验稍微丰富一些,五个人里我不是最大的也不是能力最强的,我们都是一样的,一起去拼对手。”但朱雨玲也绝不推卸责任,“我们五个是第一次一起参加团体赛,凝聚力要足,平时一起活动一起讨论,希望能让大家拧成一股绳,相互有默契和信任。我也会多和教练沟通,起到队员和教练之间的传导作用,分析对手和分析我们自己的时候,多给队伍一些帮助。”朱雨玲总结道,虽然参赛任务比以前少,但人没有比以前轻松。

朱雨玲:期望自身一场球不输 做好被依靠的预备。  
 丁宁的“秘密武器”是现在已经是教练员的前“师姐”郭焱,在陈彬主管教练和郭焱姐的督促下,丁宁的状态越来越好

能否站上赛场,曾是未知数

  面临自己参加的第二届亚运会,朱雨玲很期待,“期待自己一场球不输,同时能带动大家,帮助大家都发挥出好的水平。”朱雨玲以前参加团体赛时,觉得自己的情绪会受到丁宁和刘诗雯等大队员们的影响,“她们打得好的时候,我心里的压力就小一些,能很明显感到自己会受队友状态的影响。在这次亚运会上,我会做好这个被依靠的准备,用场上的表现和平时的一言一行,给队伍起到一个带动作用。”说完朱雨玲笑着补充,“当然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依靠我,但为了这个万一,我也要先做好准备。”

图片 4

时间倒回国乒从北京出征的那天,朱雨玲起了个大早,和刘诗雯一起来到球馆,两个人抓紧时间用世界杯要打的球练了一节课。算上这节课,两人出征前一共才练了三节,再之前她们因为发烧一直没能训练。朱雨玲连续两天都烧到了39度,大年三十也没能回家过年,就在宿舍里躺着,等着李隼和其他队友来给她送饭喂药。

 
 刘诗雯在打了封闭针后积极进行康复训练,队医和体能教练都对她的承受力和拼劲儿称赞有加,这份决心就是小枣儿的“秘密武器”

大赛将近的时候生病,除了身体难受,心理上的煎熬也翻了倍。没法训练的朱雨玲只能躺在床上看技术录像,用高温中的头脑去想象自己在比赛中的感觉,她管这叫“用意念去训练”。担心了几天“连飞机都不能上”,有可能去不了世界杯比赛以后,朱雨玲的烧终于退了。比赛虽然是能去了,但上场能不能赢,朱雨玲心里很忐忑,去伦敦要飞十几个小时,她几乎没合眼。“我是打灵感打变化型的选手,这些都基于我对球的了解和熟悉。赛前没怎么练,到赛场上肯定有自己该打到的球没打到,但已经站上赛场了,不管自己多难受都得往台子上打,比赛可没人管我是不是缺乏训练。”朱雨玲下定决心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